主页 > 分享乐趣 >GDP不是生活富裕的唯一标准

GDP不是生活富裕的唯一标准

2020-08-14

GDP不是生活富裕的唯一标准

世界各国都在关注国内生产总值,但这既不是衡量富裕水平,也不是衡量国民满意度的标准。对此,汉堡未来学家霍斯特·奥帕斯沃斯基(Horst Opaschowski )提出了自己的新理念。

如果一名驾驶者引起了交通事故,那幺事故双方的保险公司就要为修车支付账单。统计员将把这笔账算入国内生产总值中去,也就是算在每年生产的所有最终商品和服务的市价中去。尽管两辆车的车主在汽车修好后生活和从前一样,但国民生产总值却显示出增长。

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获得强劲增长之后,国民的生活水平是否随之得到改善了呢?这个问题最好不要问格特·瓦格纳(Gert Wagner)。作为德国经济研究所( DIW)的经济学专家,瓦格纳居住在德国吞吐量最大的机场--法兰克福机场附近的凯尔斯特巴赫( Kelsterbach)。在瓦格纳看来:经济增长越快、航班越多、飞机产生的噪音也就越大,同时,人民的生活质量也就越低。

瓦格纳是德国联邦议院“增长、富足、生活质量”调查委员会的成员。自2011年初开始,该委员会致力于发展一个新的衡量指标。社民党籍政治家、调查委员会主席柯尔贝(Daniela Kolbe)说,"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客观反映人们对社会和生活主观满意度的新指标。”

GDP不是生活富裕的唯一标准
欧洲人认为“安全感”才是富足的表现

 “国家富裕指数”

多年来,世界各国专家都在寻找“国内生产总值”的替代指标。虽然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,但却不能代表这个国家国民的生活质量。衡量国民富裕程度和幸福度的指标有很多,但侧重点不同。例如:联合国推出的“人类发展指数”的衡量标准是将预期寿命和人均收入两个指标相结合。这两大指标在全球都有可靠的统计数据来源。另一个衡量指标是:“幸福指数”。该指数用来测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的主观幸福指数。不丹和澳大利亚先后被评为世界上“幸福感最高” 的国家。

8月28日,汉堡未来学家霍斯特·奥帕斯沃斯基(Horst Opaschowski )提出了一个新的模式。他打算建立一个新的“国家富裕指数”。这位来自汉堡的专家与市场研究机构益普索( Ipsos)一道,对2000个德国公民进行了问卷调查。提出的问题是:“对他们来说,富足意味着什幺?” 结果是:在经济危机时期,人们将安全感视为衡量生活富足的首要标准。对他们来说,有安全感就意味着生活富裕。也就是说人们认为无生存风险比安逸或者奢华的生活更重要。

GDP不是生活富裕的唯一标准
金钱不是万能的,可没钱也不行!

金钱不是万能的

换句话说:金钱虽不是万能的,但却发挥着重要作用。奥帕斯沃斯基在调查中发现:德国公民在定义他们的“富足”时,主要以经济情况为衡量标准。调查结果显示,有71%的德国人认为,富足就意味着没有经济上的忧虑。65%的德国人希望获得稳定的收入,62%的人认为,一个稳定的工作位置就意味着生活富裕。奥帕斯沃斯基总结说,“富足就是在有安全感和没有任何顾虑的环境中生活。”

环境问题被排在了影响富裕指数的次要位置: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,生活在自然和谐的环境中是十分重要的。只有15%的人认为,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是生活富足的另一个表现形式。

究竟奥帕斯沃斯基提出的“国家富裕指数”能否成为衡量"增长、富裕和生活质量"的指标,还有待观察。在其首次的调查中,按照0到100分计算,德国人的幸福指数为42.4。市场研究机构益普索的专家汉斯-彼得·德鲁兹(Hans-Peter Drews)表示,在一个像德国这样的富裕国家,这一指数还有很高的上升空间。然而,这一新指数不仅要做到直观、务实、易比较,还要做到国际间的认可。而距离这一步,德国联邦议院的议员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。

相关文章推荐